图片 3
林业

走特色火鸡养殖之路圆致富梦,蚂蚱特种养殖中的新宠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出于好奇,笔者去跟正在喂火鸡的妇女攀谈起来,才知道她叫唐美仙,者苗乡者化村人,现年47岁,于2009年开始饲养火鸡,于2012年把养殖场搬至此地。养殖场除了饲养火鸡外还饲养土阎鸡,目前存栏火鸡肉鸡300羽,中鸡150羽,小鸡180羽,土阎鸡220羽。

水貂的能量需要

目前皮毛动物生产中应用的饲养标准主要有两个:NRC的皮毛动物饲养标准,是满足动物正常生长、繁殖、生产和健康的最低需要量,不包括安全系数,此标准推荐的水貂日能量需要量如表1-1所示;N.J.F的皮毛动物饲养标准是实用标准,在制定能量和各种营养物质的需要时,考虑了饲料化学组成差异、不同品种的遗传差异以及气候和畜舍对需要量的影响。

在皮毛动物营养研究中,曾使用总能、消化能和代谢能来表示饲料的能值,现在多用ME作指标来评定饲料的有效能值。饲料的ME值是据饲料的可消化蛋白质、可消化脂肪和可消化碳水化合物来估计的,NRC和Enggarrd-Hansen采用了同一公式,即:ME(kJ/g)=18.8DCP十39.8DEE+17.6DCAB。

皮毛动物用于维持的能量需要(MEM)取决于动物的体重、活动量以及环境温度等因素。研究发现,皮毛动物用于维持的能量需要远高于其他家畜。调节皮毛动物体温的能量需要很重要,因为皮毛动物处于温度变化范围大的环境中。杨嘉实、靳世厚等报道,水貂生长前期的绝食代谢产热量和维持能分别为507.9kJ/千克W0.75·天和551.0kJ/千克W0.75·天;生长后期(长毛期)的绝食产热量和代谢能分别为559.0kJ/kgW0.75·天和579.5kJ/千克W0.75·d。而代谢能在体内沉积利用效率值,生长期的Kp为0.783,Kf为0.749,Kpf为0.766。杨嘉实等对水貂育成期、长毛期、妊娠期、哺乳期日粮适宜饲粮能量(GE)浓度的推荐值依次分别为:每千克20.92MJ,每千克20.50MJ,每千克20.50MJ和每千克20.92MJ,日粮代谢能水平育成前期和

长毛期分别为每千克16.74MJ和每千克16.32MJ。

蚂蚱属于直翅目蝗科,4500多个种类的统称。蚂蚱中有400多种是农林害虫,而“蝗中之王”就是人们谈之色变的飞蝗。飞蝗在我国有三个品种,即东亚飞蝗,亚洲飞蝗和西藏飞蝗。

说起刚开始饲养火鸡的情景,这个步入中年的农家女一脸委屈和无奈,她说,2009年,她第一次购买火鸡苗的时候,由于没经验,不会辨别,被别人把每只3元的其他鸡苗当成每只15元的火鸡苗卖给她,养了一个月后才知道自己被忽悠了,对于这件事她至今还印象深刻,不过也就是因为这件事让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火鸡养好,养出水平,养出特色。

蛋白质和氨基酸的需要

欧美学者对水貂的蛋白质和氨基酸需要已作了广泛的研究,Glem-Hansen对此作了详细的综述。水貂的蛋白质需要常以可消化蛋白质占饲粮ME的百分比表示。Glem-Hansen用氮沉积法研究了水貂生长期不同阶段的蛋白质需要,发现为获最高氮沉积,水貂生长期各阶段的蛋白质适宜水平分别为(以DCP占ME的%计);10周龄~15周龄,41%;16周龄~17周龄,42%;19周龄~21周龄,32%;22周龄~24周龄,31%。但进一步研究证实,满足最高氮沉积的适宜蛋白质水平并不能完全满足生成最佳毛皮质量的蛋白质需要。丹麦、挪威和芬兰学者最近研究结果表明,水貂生长后期饲粮中25%ME由DCP提供时,水貂的毛皮质量无明显影响,30%ME由DCP提供即可满足水貂体增重和毛皮发育的需要。

但是,必须注意饲粮氨基酸组成,特别是毛生长旺期的20周龄左右,含硫氨基酸含量应占饲粮蛋白质3.5%~4.0%。Skrede研究了不同蛋白质资源对生长期蛋白质需要的影响,结果表明,使用较差的蛋白质资源时,需增加蛋白质数量来补偿。成年母狐的饲粮蛋白质水平低于19%~22%时,对狐的健康和皮毛质量不利,而母狐配种前饲粮蛋白质水平23%~26%就足以维待体重;母狐泌乳期间饲粮蛋白质水平应不低于25%,否则对子狐生长不利。子狐生长前期(50日龄~160日龄),蛋白质水平占饲粮干物质28%时,可满足子狐正常生长,生长后期19%~25%即可满足生长和毛皮发育的蛋白质需要。

皮毛动物氨基酸需要的显著特点是含硫氨基酸需要量远高于其他家畜。研究证实,水貂被毛所含蛋白质占总储存蛋白质7%~12%,其中60%为胱氨酸。据Glem-Hansen的研究,水貂各阶段的饲粮含硫氨基酸最低水平分别为(占饲粮蛋白质的%):10周龄~13周龄3.3;15周龄~19周龄3.1;20~周龄24周龄4.6~5.1;26周龄~30周龄3.7~3.8。有关L-胱氨酸,L-蛋氨酸和D-蛋氨酸利用率的研究结果表明,D-蛋氨酸不能用于水貂的被毛生长,L-胱氨酸和L-蛋氨酸能被有效地利用,且利用率略高于饲料中的含硫氨基酸。其余必需氨基酸的需要研究较少,供给标准大多基于饲粮氨基酸含量估计,而且大多数是基于湿料估计的。因此,应注意饲料干制和加热处理可能对饲料氨基酸,特别是半胱氨酸、赖氨酸和精氨酸的损害。表1-2是水貂必需氨基酸需要的最新资料。由于试验方法的不同,表中蛋氨酸、胱氨酸、赖氨酸、色氨酸和苏氨酸的需要量的结果较准确。但由于试验动物头数太少,其余氨基酸的需要量不能确切确定。

通过氮代谢和不同营养梯度等试验结果得知:水貂生长前期和长毛期的维持蛋白质的需要量,分别为2.13克/千克W0.75.d和2.17克/千克W0.75天。生长期用于生长发育的蛋白质需要量,按其不同周龄的水貂日增重所需的净增蛋白质沉积量、维持蛋白质沉积量和维持蛋白质需要量的总和,即可求得在相应各周龄阶段的蛋白质需要量。为确定日粮中平衡氨基酸模式和适宜比例,靳世厚等采用对水貂生长期不同体重阶段体成分分析的方法,明确了蛋白质、氨基酸和脂肪等能量物质在体内分配的比例和氨基酸模式等结果,用以求得日粮中主要必需氨基酸适宜比例模式及需要量,并由此可知,其维持氮的需要量占总氮需要量的比例很小(0.35~0.41gN/千克W0.75天)。高秀华等用生长公貂进行消化代谢试验和饲养试验,在生长前期设含蛋白质水平为26%、32%、38%、44%和50%的五种日粮,得出生长前期最适蛋白质水平为38%,长毛期为32%。苏振渝等对生长前期水貂设置34%、36%、38%、40%四个蛋白质水平日粮,进行饲养对比试验,结果表明,最适蛋白质水平为36%以上。靳世厚等在生长前期和长毛期分别设计色氨酸、缬氨酸、苏氨酸、苯丙+酪氨酸、赖氨酸、蛋+胱氨酸、亮氨酸、异亮氨酸、组氨酸、精氨酸,依次占日粮粗蛋白质含量的1.0%、4.5%、4.0%、6.4%、6.5%、3.5%、7.0%、4.0%、2.0%、5.0%,饲养试验结果表明,均能保证水貂的正常生长发育和毛绒的生长。刘庆仁等曾全面阐述了水貂的蛋白质营养代谢规律,以及对蛋白质的需要量,并建议在水貂日粮中Cu、Fe、Zn、Mn、Co、I的添加量分别为每千克6毫克~8毫克、每千克5毫克~7毫克、每千克45毫克、每千克45毫克、每千克0.15毫克、每千克0.9毫克。

据研究分析,蚂蚱含有丰富的营养成份,其中蛋白质65%左右,脂肪7.7%左右,此外还含有丰定的磷、铁、锌和多种维生素。被民间称为“旱虾”、“飞虾”。它在人类的食物史中占据了重要的一环。从公元前五世纪,利比亚惹沙业尼斯人将它当作美食起,到泰国将蚂蚱当作消闲食品,印第安人和非洲人将蚂蚱作为摄取动物蛋白质的来源泉,直至日本人在世界各地大量收购稻蝗,制成蚂蚱罐头。

唐美仙的家乡者苗乡者化村几乎每家每户都养火鸡,但不是作为商品鸡来养,只是作为自给自足的过年过节佳肴而已,所以一直没有规模养殖。而火鸡不象其他鸡类那样把玉米当作主要饲料,火鸡主食青饲料,唐美仙也和其他村民一样养了2年,她渐渐不满足于把火鸡作为过年过节的佳肴而已,到街天她试着拿到街上去卖,刚开始由于大家对火鸡不了解,不知道味道如何,没人买,后来经过她反复介绍,有些顾客开始购买,然后行情逐渐好转,一年下来她也能卖出去几十只。后来她想,小小一个乡镇一年也能卖出去几十只,如果到县城去应该能卖更多。有了这个想法后,她和丈夫多次到田林县城周边考察,发现县城周边并没有人养殖火鸡,如果在县城周边创办火鸡养殖场,供应县城市场前景应该比较广阔。当考察到乐里镇风洞村距县城仅几公里远,324国道线经过,河边到处长满了可以喂养火鸡的牧草的时候,夫妻俩便决定到有便利的交通条件及丰富的牧草资源的风洞村周边创办火鸡养殖场,她把想法跟哥哥说了后,得到哥哥的大力支持,然后兄妹俩于2012年分别到风洞村附近各自创办了火鸡养殖场。

脂肪和脂肪酸需要

皮毛动物饲粮中脂肪含量一直很高,近年丹麦水貂饲粮中可消化脂肪占日粮ME的50%以上,因此皮毛动物饲粮的脂肪组成以及与氧化稳定性有关的质量问题显得十分突出。研究发现,当用肥鱼代替屠宰下脚料时,貂的健康状况和毛皮质量下降,海洋鱼脂过量会导致黄脂病(yellowfatdisease)发病率增加,但用质量好的鱼和抗氧化剂能克服大多数问题。黄脂病被认为是日粮多不饱和脂肪酸以及其氧化降解产物和机体防御机制相互作用的结果。20世纪80年代以来,抗氧化剂的使用、维生素E的添加以及饲料生产的标准化,使黄脂病的发病率明显下降。但是,同一时期快速生长貂的突发性死亡以及与之相关的胸肌坏死的发病率提高。进一步的研究发现,维生素E、硒和多不饱和脂肪酸与突发性死亡无关,由多不饱和脂肪酸带来的负作用(生长速度下降、出血增加、以及压迫性红视症)能由添加维生素E而避免,但硒的作用甚微。

NRC推荐的貂和狐的必需脂肪酸需要量中,成年水貂日粮亚油酸最低水平为日粮干物质的0.5%,而泌乳、妊娠和生长期的相应为1.5%。银狐的必需脂肪酸(包括油酸、亚油酸和花生四烯酸)最低需要量为每天每头2克~3克。

毛皮动物饲粮中脂肪含量一直很高,日粮脂肪作为必需脂肪酸(EFA)和脂溶性维生素A,D,E,K的来源,同时又具有促进蛋白质的积蓄作用。只有充分供给脂肪才可减少蛋白质用于能耗,提高日粮的经济效益。脂肪和碳水化合物的能值,取决于它们所提供的能量是用于组织合成还是维持生长。在生长动物中,脂肪能比碳水化合物能对体脂沉积更有效,这主要是由于食物中脂肪能可直接合成体脂。

掌握水貂主要营养指标的同时,在选择饲料原料时还要注意原料的消化吸收率及加工工艺和方法,结合当地气候特点和饲料原料资源,合理设置配比,注意营养搭配,制定一个好的配方,降低养殖成本,使综合效益最大化。

我国食用蚂蚱也历史悠久,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共记载了食用和药用昆虫76种。“唐
贞观元年夏蝗。民蒸蝗爆,去翅而食”;徐光启所著的《农政全书》、《吴书》上称:“袁术在寿春,百姓饥饿,以桑棍、蚂蚱为干饭”。迄今,蚂蚱仍是人们喜爱的食品,在云南等许多地方的农贸市场都有出售晒干的蚂蚱。我国东部平原地区居民捕捉大量成虫用盐水煮熟,哂干,去掉翅体上的外壳,留下象是虾仁一样的虫体,贮藏起来备用。河北易县产的中华稻蝗远销日本、韩国,在日本稻蝗销售市场已占60%的份额。

唐美仙的养殖场占地面积约2000平方米,总投资10多万元。刚开始由于掌握不好饲料配制、疫病防治等技术细节,火鸡成活率很低,唐美仙便在平时注意观察火鸡食量、喜好等习性的同时,利用晚上时间查阅有关资料,学习一些常见的火鸡疾病防疫措施,现在已掌握了一套科学养殖技术。以前她一直从火鸡孵化厂购买鸡苗,成活率不高,从去年开始,她自己收集种蛋,送到孵化厂孵化,同时,还可以出售鸡苗,增加了收入。

天津、北京两地,人们有吃油炸蚂蚱的习惯,名曰“油炸蚂蚱”。古代蝗区人民,结合治蝗将捕到的蚂蚱作为食品,经腌制、晒干或油炸后在集市上出卖,名为“蝗米”、“旱虾”。农村儿童捉来蚂蚱后,将其埋进烧饭的灶膛,利用熄火后的余灰炙烤片刻后扒出,外焦里嫩,香酥味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